所在位置:首页 > 周恩来家风故事
诚实守信篇
发布时间: 2018-08-24 10:18

人之相知,贵相知心。

 

作朋友一定要做畏友,在大的关键问题上要互相提醒。

 

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—— 周恩来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鼓励敢说真话的张二廷


1961年4至5月,周恩来到河北武安县伯延村进行调研,其中公共食堂问题是重点。周恩来初到农村看到的情况,令人震惊:农民“除了树叶、咸菜、野菜以外,就没有什么东西了,那有什么存粮。”


关于食堂问题的调研,开始人们不愿讲话,更不敢讲真话。周恩来指着墙上的领袖画像平易又风趣地说:“我叫周恩来,就是墙上画的,你们看像不像?这次来就是要听听你们的心里话。你们有什么话只管说,有问题只管提,说错了也不要紧。”经过反复启发开导,一个叫张二廷的农民猛地站起来问:“总理,你叫说真话,还是说假话?”周恩来答道:“当然要说真话。”二廷说:“要说真话,那刚才说食堂好的,都是假话。食堂好,食堂吃不饱。”周恩来紧接着问:“为什么吃不饱?”二廷说:“一共几两粮食指标?司务长、炊事员多吃一点,他们的孩子老婆爹娘再多吃一点,干部再多吃一点,还剩几两,最多三四两,这还能吃饱?要是自己做,糠糠菜菜汤汤水水,也还能糊饱肚子。别看我死了老婆,孩子多,但我还是愿意自己做着吃。”


张二廷越说胆越大,竟然冒出这样的话:“总理,再这样下去,过两年连你也会没有吃的。”在场的人都惊呆了。周恩来却感动地说:“二廷,你的话我愿听,继续往下说。”二廷接着说:“我们吃不饱,干活没有劲,地里不打粮食,长的那粮食不够俺在地里生啃着吃,哪有粮交国家?一二年不交,国库有,三年不交国库就没有了。国库里没有了粮食,你能不挨饿?”周恩来听后动情地说:“二廷,你是我下来遇到的第一个敢说真话的人。你们批评得对,我很难过,上边不了解情况,下边乱指挥,搞得你们生活困难,我这个当总理的怎么不难过?”他站起来拉着二廷的手说:“我周恩来走南闯北,很少有人说住我,今天你算说住我了。二廷,咱们交个朋友吧!”


第二天早饭后,张二廷正为昨天的发言后怕,周恩来又来看他了。张二廷把怕挨报复的想法告诉了周恩来。当着在场的公社书记的面,周恩来郑重地说:“我以后每年要派人来,看不到二廷,就找你要人。”周恩来看张二廷一人带四个孩子,困难一定很多,便真诚地同二廷商量道:“如果你愿意,我帮你抚养两个,长大了再让他们回来,你看行不行?”张二廷打心眼里感激,但想到总理日夜为国家操劳,怎能忍心再给总理添麻烦。周恩来没有食言,从此以后,一直到 1966年“文化大革命”前夕,他的办公室每年都有人来伯延村看张二廷。


这次调研不久,在中央的一次工作会议上,周恩来说:“张二廷的话对我教育很大,我很受感动。当时在场的地委干部听了以后,说这个人是落后分子,我跟他们解释,这样看不对,这个社员说的是真理,一个农民把我们看作他自己人才会说这样的话,这是一针见血的话。”根据周恩来等调查研究的结果和广大干部、社员的愿望,中央取消了分配上的部分供给制,农村里办的食堂都不再办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能违反君子协定


1946 年是我党处境最困难的时候,国民党在 10  11 日下午攻占了张家口,国共和谈正式破裂。然而仍有那么多人赶到上海劝周恩来再去一次南京进行最后的谈判,为不使他们失望,同时用事实对他们进行教育,周恩来还是同他们一起到南京。谁知道周恩来和民盟人土到了南京,蒋介石接见时间前后只有 8 分钟。而且正式会谈尚未开始,国民党军又攻打解放区。周恩来气愤地说:“不谈了,我们要回延安了。共产党人是不怕压的。”黄炎培、梁漱溟等竭力劝留,在 10  25  26 日两次同中共约定,表示民盟今后将和共产党加强合作,任何一方采取重大行动之前,要打招呼,互相关照,共同协商,共同行动,一致对付国民党。


面对国共全面破裂已定的局面,民盟人士这时很着急。没过几日,由梁漱溟提出一个方案,其中包括双方即日下令全国军队就现地一律停战等等。这“就现地停战”等于承认事实,只能对国民党有利。而民盟许多人求和心切,没有细加研究,就同意一式三份,分送马歇尔、孙科和周恩来。

 

当梁漱溟、李璜等到梅园新村向周恩来解释这个方案时,刚讲到“就现地停战”这一条时,周恩来脸色骤然变了,对这种破坏民盟负责人与周恩来达成的“君子协议”的私自行动,周恩来极其愤慨。 

他打断梁的狡辩说:“你们这样做,我的心都碎了。”“国民党压迫我们不算,你们第三方面(民盟)也一同压迫我们!”“做人要讲义气”,“你们单方面不打招呼就这样做了,你们跟蒋介石打招呼,不跟我们打招呼。现在我们困难,你们不是尽力帮忙,反而 …… 你们不够朋友!”说到这里,他伤心地落泪了。他进一步指责说:“本是多年的朋友,关键时刻做对不起我们的事。你们这是出卖朋友,不讲信义!”“你们对得起共产党吗?对得起李公朴、闻一多、陶行知烈士吗?”“你们不是靠了共产党才能存在下去吗?国民党要不是有共产党同他斗,他能允许你们存在?你们可以出卖朋友,不讲义气,但我要劝你们一句,眼光放远些,没有共产党,你们一天也存在不下去 …… ”梁漱溟被震动了。 


在采取重大行动时事先相互关照,这是两个党派早有的协议。梁漱溟自知理亏,又把黄炎培、章伯钧、罗隆基找来梅园新村商量,大家一致决定将已送出的方案全部收回,并立刻分头行动。有人到马歇尔处,因他外出未回,文件还没有拆开,比较容易地拿回来了。另一些人到孙科那边,国民党已对这个方案进行过讨论。他们只好借口方案中漏抄了一条,需要补上,把文件拿到手就带回来了。 

 

这样,由于共产党在民盟动摇的关头,坚决予以提醒,也由于民盟的及时弥补,民盟和共产党间的君子协议终于没有被违反。  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挽留张治中 


1948年底,国民党军队在各个战场全线崩溃,蒋家王朝处于风雨飘摇之中。李宗仁代理伪总统后,张治中作为首席代表,不得不为国民党政府进行最后一次和谈欺骗。1949年4月15日,周恩来将《国内和平协定》递交张治中,并宣布这是定稿。蒋介石知道后,大骂张治中无能。4月20日我军强渡长江。 


此时此刻,国民党代表团成员必须作出选择:回南京,还是留北京。多数人愿意留下来,而张治中则认为自己是首席代表,不能不回去复命。周恩来知道张让国民党派机来接的消息后, 4月21日夜赶到六国饭店,拉着他的手说:“文白兄,23日我军可全部过江,南京马上解放,你回去复什么命?”张说:“我是首席代表,和其他代表不同,必须回去。”周恩来恳切地说:“你无论回到上海或者广州,国民党特务是不会放过你的。西安事变时,我们已经对不起一个姓张的朋友了,今天再不能对不起你了。”周恩来的话严肃而真诚,张治中深受感动。但他仍坚持说:“我是国民党员,如果站在共产党这边,人家会说我是投机分子。蒋介石是国民党的总裁,而我是他的亲信,是重要干部,现在站到共产党方面来,人们一定会说我背叛了领袖。”周恩来有针对性地劝说道:“你这个人还是封建思想占统治地位,到今天你还只是对蒋介石个人讲信义、讲忠诚。为什么不对中国革命、中国人民负责呢?蒋介石这个人值得你对他这样忠诚吗?”周恩来的话责备中含真情,张治中不得不为之心动。 


随后,毛泽东等也来看望了张治中和其它代表团成员。交谈中,毛泽东直言道:“文白先生,还是不回去为好!回去是自投罗网,自踏死地。张学良、杨虎诚两将军就是极明显的例子。”在周恩来、毛泽东的先后再三劝说下,张治中为首的代表团成员终于全部留了下来。 


4月24日,从上海来了一架飞机。周恩来高兴地对张治中说:“上海方面派专机来了,我们一起去机场接一下客人吧。”张想,这种情况下,只来飞机就可以了,还有谁会来接代表团成员呢!他万万想不到的是:当机舱门打开之后,从飞机上下来的竟是自己的夫人洪希厚及弟媳,还有孩子和保姆。孩子一下飞机就扑到张治中的怀中,张感动得热泪盈眶,对周恩来说:“恩来先生,你真会留客啊!”

 

原来,国共谈判破裂后,周恩来立即指示南京、上海的地下党组织,设法将张治中的家属送到北平。经周恩来精心策划,周密安排,终于使张治中一家摆脱国民党特务的监视和尾随,顺利登机,抵达北平。 

 

从此,张治中开始了新的生活。虽然周恩来重任在肩,日理万机,但他经常和张治中坦诚交流思想。乃至文革中,周恩来把张治中在重庆保证毛主席安全的事讲给红卫兵听,从而保护了张治中。周恩来与张治中这对挚友间就是这样地肝胆相照。 

 淮安纪委网上监察

敬请关注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