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首页 > 周恩来家风故事
团结互助篇
发布时间: 2018-08-24 10:13

团结就是在共同点上把矛盾的各方统一起来。善于团结的人,就是善于在共同点上统一矛盾的人。


合人群而成良社会,聚良社会斯能成强国。

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 周恩来


          不记一拳之仇


1914年3月一天的晚上,天气有点凉。南开学校西斋宿舍楼前的花圃里,一个矫健的身影在徘徊。他是周恩来,白天商量成立社团时,江浙同乡会同学们的话使他想起去年8月发生的一件不愉快的事。

 

那一天,新生刚报到,东北同学南士豪、于佩文来到他的宿舍找老乡玩,当听到周恩来的苏北话音,就一起嚷了起来:“咱老乡的屋里怎么有一个南方蛮子?”周恩来一听话音不对,客气地说:“二位请坐。”谁知刚好同宿舍的江浙同学回来,“这么客气干什么?他叫你小蛮子,你就叫他小侉子!”潘世伦、高仁山边说着边进了门。南士豪那能服下这口气,他一拳就向潘世伦打去。周恩来眼尖手快,一把拉过潘世伦,躲过了这一拳。于佩文举拳边打边说:“你们蛮子想三打二啊!”一见双方动起手来,周恩来赶忙拉架,站在双方中间喊:“我们都是同学,多讲友情,不分南北。”言语间,脸上被南士豪打了一记拳头。但他没有还手,仍在劝架。正在这时,有大力士之称的吴瀚涛等几个人回来,一听到吵打声,立即赶快进屋。吴瀚涛像一堵墙似地在中间一站,伸开膀背,硬是分开了对方。张鸿浩说:“新同学见面就打,成何体统?”随着吴瀚涛的一声“走吧!参加开学典礼去!”大家直奔礼堂而去。

 

这以后,商量打架的事一直在东北和江浙学生中议论,影响了新社团的成立。要想让双方加入到新社团中,首先要说服江浙的同学。怎么说服呢?

 

一阵凉风打断了周恩来的沉思。他又沿着花园走了一会,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。这才向高宝寿的宿舍走来。

 

周恩来刚进宿舍,高宝寿就朝周恩来问道:“周恩来,我以江浙同乡会会长的身份问你这个副会长一句话。你在东北读书,和东北人熟,是不是想帮东北人吃掉我们的同乡会?”众人的目光一齐注视着周恩来。周恩来稍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我想,组织新社团是不取消同乡会的,不分省界、自由结合,联同学之感情、补教科之不足,没有谁吃掉谁的意思。”接着他继续解释说:“同乡会与新社团都是友谊关系,一个是重乡情联谊,一个是重视学业娱乐,互为补充,互不排斥,没有矛盾。”潘世伦恍然大悟道:“我懂了,同乡会照存在。”谁知道高宝寿、高仁山又你一句他一句的继续责问周恩来。“我们同东北人的帐还未算!”“你被打了一拳忘记了吗?这个仇不报不行!”“你这副会长还当不当?”“我们不能上东北人的当,坚决不同他们一起组建社团!”周恩来摸了摸脸说:“这一拳是没忘。”换了一种语气,他接着说:“难道非要你打我、我打你地打下去吗?打群架是违反校规的。我愿意为大家服务,至于要不要我当副会长嘛,大家看着办!但是,我还是要劝大家一句,不要凭感情用事,要以学业和团结同学为重。”

 

周恩来的大度感染了在座的江浙同学,他们表示要正确对待成立新社团这件事。在同学们散去之前,周恩来又讲了新社团入会自由等原则,最后他说:“即将成立的新社团是我们大家的社团,希望大家讲团结,多商议,支持它的组建。”

 

经过周恩来等人的紧张筹备和操办,南开学校敬业乐群会终于成立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偏 方

 

红军走出草地不久,警卫员小魏得了疟疾。他怕周副主席知道后为自己操心,就故意落在队伍后边走。天黑了,队伍来到了宿营地,周恩来正在为他着急。

 

“小魏,怎么样?好一点了吗?”周副主席关心地问。

 

“还有点发热。”小魏答道。

 

“要坚持吃东西,增强体质。哦,让医生再帮你看看。”周副主席摸着小魏的脑门对小魏说。

 

不一会儿,医生来了,量了一下体温,又详细询问了小魏,拿出几片药递给他,说:“吃了就好了,这是给首长备用的。”医生刚走,周副主席就亲自给小魏端来一碗山芋,又嘱咐他好好休息,还命令他第二天骑着牲口行军。

 

在周副主席的关心下,小魏的疟疾渐渐地好了。然而,才过几天,小魏又病了,这次患得是眼疾。两只眼睛肿得通红,结膜上布满血丝,眼角聚集着白色的分泌物,同时,眼眯成一条缝,特别怕光的刺激。 

小魏到医生那里,想要点消炎的药,医生难过得摊开双手。他又问能不能请医生用洗眼水洗一下,医生还是摇了摇头。最后,医生只能用淡盐水把他的眼睛进行了冲洗。医生在他临走时告诉他,要想办法尽快治疗眼睛,否则将严重影响眼睛的视力。 

 

小魏回到住地,一人呆在那里,他想自己的眼如果再没药治疗,一旦失明该怎么是好!想着想着,他哭了,泪水淌了下来。其他的战士过来一边劝他,一边也为他着急。周副主席知道后,来到了他身旁。 

 

“小鬼,不要急,我们一起帮你想办法。”周恩来和蔼可亲地对小魏说。“周副主席 ——”小魏不哭了。 

 

“咱们部队现在药品奇缺,我们为什么不能用中医治疗呢。我告诉你两个偏方,这些方子都是我小时候用过的,挺管用的。那时候没有西医,就用这些中草药。”说着,周副主席用笔在一张纸上写了一会儿,将两个偏方递给小魏。“照着这个方子去找草药,挤出汁来搽在眼上,再服用几剂。哦,小鬼,采药时不要让蛇咬了啊!”周副主席叮嘱的话让小魏心里踏实多了。 

 

一个小战士立即带着小魏,拿着周副主席给的偏方,到野地里找那几味草药。药采回来了,送到周副主席那里。小战士说:“请周副主席给我们把关。”周恩来仔细地将草药一味一味地进行了检查,其中有一味药,根块很小,他对两人说:”这味药用的是根,你们要采那些根块大的。“两人照着周副主席的话又重新采回了这味药。 

 

周副主席的法子果然有效,三天后小魏的眼就不肿了。小魏对周副主席十分敬慕、感激。从此,他也学习周副主席助人为乐的精神,用这偏方为人治疗眼病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营救马寅初 


周恩来对统一战线中的每个人都是患难与共、坦诚相待。他们通过周恩来的形象而认识了中国共产党。许多人对共产党由疑惧到依赖、由疏远到亲近,进而团结在党的周围。 

 

马寅初是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。 1939年,他担任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。富有爱国精神和正义感的马寅初,长期目睹国民党四大家族强取豪夺,大发国难财的丑恶行径,义愤填膺,为民请命,发表多篇抨击时弊的文章。11月24日,在重庆大学礼堂,马老又作了《我们要发国难财的人拿出钱来收回膨胀的货币》的演讲。他慷慨激昂地说:“我最近提出一种主张,向发国难财者收临时财产税……你们赞成我的主张吗?”人山人海中响起了长时间的掌声。这个演讲犹如喷射的火焰,把整个山城都燃了起来。反动当局极为忌恨,危险就日益逼迫了马老。鉴于马老威望,他们不敢冒然采取强硬的措施。于是派专人恳请马老与他们“合作”,聘任其为国民党财政部长。在马老严辞拒绝后,又寄枪弹威胁。这些手段都 不起效果后,1940年12月,蒋介石亲自下手谕逮捕了马寅初,将其囚禁息烽集中营。 


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南方局闻知消息后,立即同重庆各界人士一起营救马老。 

 

《新华日报》即刻以迂回的方式把马老被捕的消息公布于众,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山城,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同情和声援。 1941年3月,重庆大学进步学生在共产党地下组织的领导下,为营救马老早日出狱,准备在30日举行“遥祝马老60寿辰大会”,《大公报》等上面的启事在国民党宣传部门审查时被撤版。3月24日在周恩来的授意下,《新华日报》登出了一则3月30日为马老祝寿的消息。国民党政府30日采取减少汽车班次、破坏交通、实行断电、不许使用大礼堂等措施,阻挠这次祝寿会。30日晚上,祝寿会如期举行。寿堂改设在一间大教室里,寿烛代替了电灯,倒更衬出祝寿的气氛。墙上挂满一幅幅寿联和字画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周恩来等联合赠送的红绸对联,上面写着“桃李增华坐帐无鹤,琴书作伴支床有龟”。其意为:马老桃李满天下,可惜今天寿堂之上却不能见到老寿星,马老此时只能以琴书为伴,孤零零地被囚在异地,但马老定能胜利归来。

 

第二天,各家报纸有关庆祝马老 60寿辰的报道都在新闻检查时被撤稿。《新华日报》在头版登出了一个有边框的《重要声明》:“本报纪念马寅初先生60寿辰之稿2篇,奉命令免登”。揭露了国民党压制媒体的卑劣行为。 

 

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,蒋介石被迫下令于 1942年8月释放了马老,但不准担任公职、不准演讲和发表文章、不准学校聘请马老讲课。马老陷入政治经济上的困境。周恩来闻知此事后,马上指示许涤新同志:“马老是一位经得起考验的爱国主义者,必须大力支持。”于是,《新华日报》派记者去马老家中取来文章,周恩来看了文章后说:“写得很好!明天以一版登完。”并指示给马老最高的稿酬,这是对马老生活困难所采取的一种特殊接济手段。 从此,马老经常参加《新华日报》召开的座谈会。在一次民主党派、无党派会议上,马老即席发言说:“只要为了国家的利益,我是一定跟共产党走的。”不久,由于周恩来和各界爱国人士的多方营救,马老终于恢复了自由。在周恩来影响下,他和共产党的关系日渐紧密,一步步走上民主革命阵线,成为享有盛名的爱国民主人士。

 淮安纪委网上监察

敬请关注
微信公众号